《X&Y》沒說的,Coldplay 用博多碼藏小機關

一如既往,Coldplay 再次從大氣層駛進音樂軌道。嗓音霧氣迷濛的 Chris Matin 曾在〈Politik〉唱:「Look at Earth from outer space / Everyone must find a place(從外太空看地球/每個人都必須找到一個位置)」,接著又在〈Square One〉說:「The future’s for discoverin’ / The space in which we’re travelin’(未來是為了發現/我們正在旅行的空間)。」每個人都飄忽不定,即使身子靜止不動,世界仍由不得你地持續漂移。如果卡死的心結背後是黑洞,《X&Y》封面的密碼可能有解。

▲英國搖滾樂團Coldplay(酷玩樂團)於1996年在倫敦創立,由主唱兼節奏吉他手兼鋼琴手Chris Martin、主音吉他手Jonny Buckland、貝斯手Guy Berryman、鼓手Will Champion 組成,前身是Pectoralz 和Starfish。

2005年 Coldplay 發行第三張錄音室專輯《X&Y》,該作由 Coldplay 和製作人 Danton Supple 共同製作,收錄《Speed of Sound》、《Fix You》、《Talk》、《The Hardest Part》、《What If》、《White Shadows》等單曲,也是 Coldplay 首張登上美國排行榜冠軍的專輯。不過這張佳作的製作過程卻多災多難,影響延遲發行有諸多原因,一方面是樂團不滿前製作人 Ken Nelson 的作法,以至於專輯絕大多數歌曲都砍掉重練;另一方面也歸咎於 EMI 的股價下跌,Chis Martin 說:「我沒有真的在乎 EMI 啊,我認為股東是這個現代世界的頭號妖魔。」

《X&Y》節奏較快、鼓奏富動態、多失真的吉他 riff,還有強勁的 bassline,音樂展現豐富的層次感,而大量使用合成器音色也植入強烈的電子基因。首先是開場曲〈Square One〉馬上就讓人聯想到史丹利庫柏力克(Stanley Kubrick)1968年科幻電影《2001:太空漫遊(2001: A Space Odyssey)》的主題配樂〈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Also sprach Zarathustra, Op. 30)〉。在徵求德國電子音樂先驅的同意後,Coldplay 借來 Kraftwerk 1981年歌曲〈Computer Love〉的 hook,將原來的合成器轉化為〈Talk〉的電吉他 riff,寫入經典電子意象。於歌詞面,從前多以第一人稱「我」為中心,本作則更多「你」,傾訴對世界的疑惑、懼怕,同時抱有微小的信仰。

《X&Y》及其系列單曲封面藝術由 Mark Tappin(設計《Parachutes》及其系列單曲)和 Simon Gofton 組成的圖像設計雙人團體 Tappin Gofton 操刀,圖面構成皆以單色為基底,中央擺設色塊組合,看起來就像孩子堆砌的彩色積木一般,但型態更為穩固,在藏青色的背景鋪墊下,恰似冬日荒野的篝火,有種喧囂的寂靜,雖冷但希望尚存。

其實這些秘密符號都是博多碼(Baudot code)。博多碼是用於資料傳輸的代碼,在1874年由法國人 Émile Baudot 開發,以五個二進制位元表示一個字符,廣泛用在電報通訊上。

▲Coldplay 2005年專輯《X&Y》封面藝術由設計雙人組 Tappin Gofton 操刀。

在《X&Y》專輯冊、CD、封底的曲目標示中,皆用「X #」標示曲目1至6,「Y#」標示曲目7至12 ,而不是傳統的曲目編號系統。專輯冊內含許多 Coldplay 製作專輯的花絮照,最後一句用博多碼標示「Make Trade Fair(貿易要公平)」,這句呼籲公平貿易的口號引用自 Chris Martin 持續支持的國際組織名稱。另外冊子中也加註將專輯獻給「BWP」,他是 Chris Martin 當時的妻子葛妮絲派特洛(Gwyneth Paltrow)的已故父親 Bruce W. Paltrow。

▲《X&Y》專輯及其系列單曲一致用博多碼色塊標示名稱。

對另類樂迷而言,《X&Y》夠酷;對一般大眾來說,這張也夠好聽。這是 Coldplay 夢幻的、昏昏欲睡的、無害的音樂,就算用神秘的代碼藏住些什麼,解開謎底後也不至於太嚇人或偏離想像。點給那些想睡卻無法闔眼的時刻,如果連結上了什麼,別抗拒所有可能的支持力量,畢竟所有的密碼也都是要溝通的。

撰文:蔡舒湉 Lala
來源:grungeguard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