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音樂二次創作,導演殷振豪:先感同身受,MV 才能使人感動

MV 將音樂想傳達的概念與想像視覺化,透過影像的再次創作,賦予每首歌曲多一層的藝術價值及意義。為茄子蛋拍出「浪子宇宙三部曲」,以告五人〈紅〉獲金曲獎最佳音樂錄影帶獎,首部長片《當男人戀愛時》票房更拉出長紅,殷振豪導演的作品總能細膩描繪小人物樣貌,以敘事帶出真摯情感而引起共鳴。

通往影像之路的藍色大門

非本科系出身,求學時期也未受專業訓練,殷振豪最初的影像之路,從易智言導演的《藍色大門》得到啟蒙,發現電影也能與生活很親近,於是拿起相機開始摸索。他看別人的作品分鏡仿拍,也加入劇組學習,建立業界的拍片作法與邏輯,久而久之便融會貫通,將學來的手法操作得宜。畢業後與朋友成立 Spacebar Studio 接案拍攝,他們在一次 MV 比賽拿下冠軍,陸續接到樂團的 MV 拍攝邀約,便成為他走向職業道路的關鍵契機。

集體創作要先感同身受

「音樂人是第一手的創作者和藝術家,而 MV 則是二次創作。」殷振豪說,MV 的製作與溝通建立於甲、乙方的互信關係,首先要理解歌曲本身的核心概念,並從音樂人的言談分享中同步感受連結,於是在「二創」的過程中,即使導演將自身的詮釋加入故事裡,改變了歌曲原先的背景設定,也能與其想表達的想法相契合,用影像搭配著闡述音樂的起承轉合。

若 MV 的誕生是二創,那呈現在大眾面前時又將是另一層次。殷振豪接著說明:「藝術作品好玩就在這,所有人可以自由解讀,帶入自己的生命經驗或想到的畫面。」從音樂創作者、聽眾,以及自己的心境,從中抓到感官平衡點,就如告五人〈紅〉MV 中,一名母親在清晨大街上舞蹈時,兒子現身又消失的畫面,便是用夢幻的拍法搭配歌曲段落,來呈現思念亡兒的場面。他的 MV 創作超出音樂原有的想像,使命是用故事感動更多人,讓音樂獲得更多關注。而每當 MV 引起共鳴而被討論,甚至能賦予社會責任,那這集體創作也就更有意義。

殷振豪以自己的風格創造多樣化作品類型,可以詮釋瀟灑男子漢路線,也能描繪為兒討公道的堅強母親,將各類人物角色建構得立體鮮明,他說這本是身為影像創作者的功課和興趣,從社會事件、奇人軼事,和別人的自身故事汲取養分。而使人感動的要件,則在於感同身受,「平常多看多累積,也要多一點惻隱之心,換位思考自己是事件中的某個角色,究竟會經歷多少的痛苦或快樂,都要設身處地去想、去感受。」

影像愈加不容忽視的時代  

對於音樂的喜好,殷振豪認為只要有意思,能讓腦中充滿畫面,就值得攝取聆聽。說到對自己職涯影響至深的專輯,他透露周杰倫2003年的《葉惠美》讓他著迷,「他歌曲本身不純粹講愛情,且每首歌都會拍 MV,會非常期待把十首都看完。他的 MV 在當時已經算是非常有電影感的。」不過一路從事影像工作至今,殷振豪再回頭去看周杰倫 MV 的感受已截然不同,他笑說:「會覺得他們那時候怎麼這麼有錢,就很敢花啦!」

觀察 MV 在音樂產業的發展曲線,殷振豪看見過去華語巨星的年代起落,也在近年獨立樂團竄起的趨勢中,發現音樂創作者們各有一片山頭,並順應現代視聽習慣,又開始重視音樂錄影帶。而他用真心與創造力,讓好看的故事、表演,與音樂相輔相成,完成無數支動人 MV,殷振豪謙虛地說:「我的工作就是站在音樂人的旁邊,聽他們的創作,並幫他們生出多一個面向的創作給觀眾看到。」

「想從事影像工作需要非常勇敢和大膽,同時還要記得保持理性的頭腦。」殷振豪建議,在學習的過程中得到更多 Know-How,對創作會更有幫助;而若開設工作室,則創作的同時也別忘了面對「經營」的課題。思考音樂為誰而作、故事為何而寫,保有創作能量,也釐清目的,適當地權衡,便得以走得長久。

撰文:鄭佩欣 Anita
攝影:姜漢辰 Max

本文收錄於樂手巢雜誌Vol.12「樂手巢幕後通行證」單元。全台索取地點:https://mag.ysolif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