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是理性的思考,做音樂沒有想像中浪漫

樂手巢在今年十月展開第二期的校園巡迴講座-「幹什麼做音樂:我的音樂製作之道」,為期三週、七個場次,並且配合出刊《樂手巢搖滾誌》第貳號,來現場參加講座即可免費贈閱。有別於上回談論音樂工作的主題「靠音樂怎麼吃飯:我的音樂職人之路」,這次聚焦在音樂製作上,邀請到不同背景的音樂製作人分享經驗。

每位講師講授的方式、風格迥異,首週登場的是臺灣重量級編曲家黃中岳,開場並非直接切入主題談論「為什麼做音樂」、「怎麼做音樂」,而是一連問了好幾個問題,激起台下聽眾們的思考,以哲學家般的對話方式帶領大家探究音樂的基礎和本質。

顛覆大眾印象,黃中岳認為音樂其實是非常理性的系統性思考,雖然需要強大的情感基礎,但更需要自制力,「要了解自己想做的東西是什麼,又要怎麼有效率地去做它,做音樂其實沒有想像中的浪漫」。最後建議各位音樂愛好者要繼續不斷地思考,在不疑處有疑,不停反問自己「為什麼?」。

10/19臺灣大學場次,DJ Mykal a.k.a.林哲儀與DJ GROUND兩位講師則是利用對談的方式來解答台下同學們的提問。「電子音樂創作是對歌曲的想像,沒有制式的結構、方法,需要的是創意和想法,不要因為樂器訓練或是樂理知識不足就不敢創作」鼓勵大家勇於嘗試;「光是歌寫得好聽沒有用,也要有良好的後製才能更完美地呈現作品,而好的製作人應該要找到屬於自己的音色才能發展出自己的特色」。

最後DJ Mykal a.k.a.林哲儀現場帶來示範表演,燈光一暗、音樂一下,隨著Pioneer DJ控制器彩鍵閃爍,教室裡的氣氛瞬間沸騰,更吸引許多同學上前圍觀。

第二週來到世新大學,資深流行音樂製作人薛忠銘提的不是自己過去輝煌的成功案例,而是帶來製作《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電影配樂背後孤注一擲的故事。這個在商業市場上成功、得到金曲獎肯定的作品,並非循著一個精心縝密的專輯製作流程、打造明星團隊誕生出來的,「剛開始是個悲慘的故事,每一招都是從失敗得來」說著當時面臨的最大中年危機,如何在挑戰和責難中憑著自己的音樂邏輯大膽做判斷而絕處逢生。「當你的熱情變成負擔、業績變成專業,音樂就成了磨難」,有時候必須和內心靈魂妥協,但也勉勵大家如果仍愛音樂就不要放棄執著和堅持。薛忠銘也以自己從小患有先天性辨色力異常來勉勵大家,雖然這樣的障礙限制了他美術之路的發展,但卻反而使他更能專注在音樂上,從小學習古典音樂,奠定了往後製作音樂的基礎,「走音樂這條路不需要顏色,因為顏色就在你心中」。

10/26臺灣藝術大學場次則是邀請到臺灣獨立電子音樂廠牌派樂黛唱片負責人同時也是獨立樂團林瑪黛合成器兼貝斯手的黃少雍主講,念生物化學的他大學開始玩團,曾經當過一年的職業撲克牌手,快30歲的時候才確立要做音樂,講著自己踏入音樂圈的機緣、成為演唱會樂手並且漸漸定位在電子音樂、編曲、音樂製作,也和大家分享了許多自學的方式和工具。認為談夢想太遙不可及,不如從每個小的目標開始做起,勉勵大家「將熱情投注在喜愛的事物上,把喜歡的東西大方地展現出來」,也要知道怎麼累積自己的能力,機會來了就努力去做。

第三週臺灣科技大學場,講師為YAMAHA吉他代言人、流行音樂製作人周岳澄,維持著一貫幽默風趣地授課方式,讓同學在歡笑中吸收音樂知識。演講內容涵蓋多個面向,有創作、編曲、錄音、混音的基礎概念和方法,希望能讓前來參加的同學各取所需;另外也提到製作流程在企劃面的變化、現代流行音樂製作方法和技術的改變,以及未來音樂產業人力結構改變的趨勢等。「要知道自己擅長、不擅長什麼事,也要知道在市場上你提供的服務能換取多少價值」,患有注意力缺失症,雖缺乏某種能力但卻因而培養出其他能力,從小立志要當伍佰的吉他手,在他喜愛的吉他上練就了一身好功夫。

11/2政治大學最終場由2015年製作草東沒有派對《醜奴兒》專輯,目前也是好意思錄音室負責人的李孝祖開講。 從自身的故事經歷出發,帶出其對音樂產業敏銳的觀察和見解-如果說草東唱出了新世代的聲音,那麼今天提出的新思維觀點便是其對未來音樂產業趨勢的剖析 。

回到音樂製作的主題上,李孝祖認為製作人是個「角色」而非「人」,這個角色要扮演的是為人加值什麼,而音樂產業最重要的是音樂人而非資本家,要知道如何去善待別人,才能扭轉目前音樂產業變形的結構。「真正能體現價值的是極致」鼓勵大家喜歡什麼就一直做下去,保持著自己的特色,直到找到最好的自己,是他認為的音樂成功之道。

每個人與音樂結緣的方式皆不同,也因著不同的特質、能力漸漸開出不同的花和果實,而在音樂這條道路上努力的過程不一定都是外界看起來的光鮮亮麗或是一帆風順,聽聽每個人不管是成功或失敗的故事,從中吸取並找出自己的方法,相信會是很好的學習養分。

文字/Eliza
攝影/Josh、Crystal、Bookswe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