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手巢校園講座紀錄】在有限條件下,創造無限可能-鍾成虎

未命名-1

由樂手巢主辦的校園巡迴講座:『靠』音樂怎麼吃飯:我的音樂職人之路,於今年三月正式展開,邀請到各個音樂領域的資深樂人進入校園,希望帶給有志從事音樂產業的同學更多啟發。

3 月 15 日校園講座邀請到集結陳綺貞、盧廣仲等才華歌手的添翼創越工作室創辦人-「鍾成虎」,分享他從懵懂的數十歲開始,到現今成為金曲製作人「靠音樂吃飯」的人生。(以下為講座內容記錄)

【1980:歌廳時代 – 那卡西】

鍾成虎的父親是鳳凰大歌廳的樂隊領班,從小就在後台長大,當年擁有一技之長的樂手其實都是為了討生活,賭博、喝酒、鬧事…他小時候便看盡人生百態。當時的舞台連 Click(節拍音軌)都沒有,不過老樂手在對拍子和視譜能力都非常強,「表演開始前,燈光就打在爸爸身上,他穿著一雙木屐對地板踩四下就代表開始,對當時的我來說是一個很炫的畫面。」

「歌廳結束後,進入餐廳秀時代,爸爸改成去賣擔仔麵,某天賣完麵他突然問我:『要不要彈吉他?』那一年我十歲,第一首學會的歌是『梅花』。後來鍾成虎一家開始在北投做那卡西(在餐廳、旅館賣唱),他發現吉他不是只要彈對,要懂得轉調、彈得讓客人想唱、讓客人覺得自己唱得很好聽,並從中開始了解「伴奏」,用傳統的方式開始練習吉他。

【1992:學生時代(大學)】

「大學時我念財金系,很多學長都在銀行上班,想著我的未來是不是也會一樣。有天晚上睡不著,我打開 CD Player 正好放著 Sting『Island Of Souls』,我突然有個念頭:『人生只有一次,是不是該選擇做一件不一樣的事?不如就做音樂吧!

於是鍾成虎開始為自己設立目標、聽喜歡的樂團練習吉他 SOLO,發誓如果練不成,就不幹(做音樂)!他不停地練習和弦、指法、調整效果器…想彈出一模一樣的音色,給自己作業,不斷地設立門檻去突破。想法很單純,就是純粹的練習 Copy,尚未進入創作階段,但也因為這段過程讓他具備吉他的基礎技巧。

 2 

有一年寶麗金唱片因為母帶被燒毀,要重做費玉清跟鳳飛飛的卡拉 OK 帶,一百首歌要在兩個月內錄完,在朋友介紹下,鍾成虎接下了這份工作,一天錄十首,都是 One Take 錄完。當他錄到第 50 首左右時,他發現:「我開始瞭解這些歌曲的套路、下一步會怎麼走,會想不如這樣、那樣改比較好,出現反叛的想法、開始『創作』。」他透過聽國外的歌曲,去猜想歌曲的構成、音樂的構圖,包含吉他 SOLO、第一個音該怎麼下,是他創作的啟蒙。

大學組團舉辦發表會的過程,從宣傳、行銷、寫企劃、拉贊助等雜事,對鍾成虎來說都是一種磨練,「你要練習把自己的想法整理出來,清楚告訴別人你要做的事、爭取支持;你有沒有辦法為了一個理念去說服別人;有沒有足夠的臉皮厚度,去捍衛你的夢想,不要讓它變成妄想。

【1995:唱片錄音】

因為學姊雷光夏的關係,他去錄了侯孝賢電影《海上花》的吉他,開始注意到所謂的『Studio Sense』,跟『Live Sense』是不同的,「在 Live Sense 你要很有生命力的去符合音樂的現場狀況,可是在錄音室裡,你必須很精準的表現出熱情,但又不能太超過,Studio Sense 要靠不斷的錄音、練習技巧去磨練,跟 Live 時的心理狀態不太一樣。」

【1988-2000:入伍、退伍】

退伍後有三個月的時間,鍾成虎每天隨意坐上一台公車、沒有目的,遊走在台北街頭;還買了觀星圖到擎天崗看星星,感受自由可貴,也因此寫下了「背對星空,抱著地球」(盧廣仲『一百種生活』)的歌詞。「創作常常是從這些無聊的瑣事慢慢累積,到現在我仍然非常懷念那段時光,很快樂、很單純。」

「直到有一天,董運昌叫我去錄陳珊妮,我買了把看起來體面,但事實上共鳴很差的木吉他,還換上很粗的弦改善聲音;後來又被找去錄楊乃文的唱片跟演唱會,甚至還有彈過 F4。」當時有些簽唱會預算不夠,很需要有能夠用『一把吉他』搞定一切的吉他手,於是他大學的經驗(錄卡拉 OK 帶)再度派上用場,他便專門提供這樣的服務,一方面當作練習;一方面也藉此吸收相關知識。

錄音歌曲分享:

#林強 – A Pure Person

「以前我衣服穿得很隨便、彈吉他又很奇怪,有製作人認為我一定會編曲,所以我在日本買了一個八千元的硬碟錄音跟一把一萬元的吉他就開始編曲,陳綺貞《吉他手》專輯也是這樣編的」;鍾成虎用現有素材找出特別的聲音,組合成他們要的樣子,從這個階段開始入門編曲。

經營獨立音樂(添翼創越工作室)後,就不再只是做音樂,看事情的角度也會變得不一樣。「從製作人延伸至唱片的行銷、行政、法務、版權等層面,該了解的事全部都要知道;像是路邊攤一樣,切菜、煮麵、收錢、洗碗,凡事都得親自來,想辦法『在有限的條件裡,創造無限的可能,過程是學習也是練習。」

現實生活而言,要想的是如何做比較踏實、有多少資源可以規劃,在夢想的路上必須要更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築夢踏實,很多時候金錢並不是最大的問題,創意、想法才是最重要的。

獨立製作歌曲分享:

 陳綺貞華麗的冒險

《華麗的冒險》的錄音過程是把淡水朋友的宿舍變成錄音室,同事各自從家裡貢獻棉被蓋住窗戶、掃把當做 MIC 架,同樣發揮「在有限條件,創造無限可能」的精神,在有限資源下,想辦法做出想要的東西。

盧廣仲 一百種生活

盧廣仲與鍾成虎在淡江金韶獎相遇,當時他靠著人脈介紹很多唱片公司幫盧廣仲發唱片,但唱片公司都說盧廣仲的音樂太過自由,所以他想:「那不如就自己做吧!」而這張專輯發行後便入圍金曲獎最佳國語專輯獎。

#白目樂隊《可笑的一天》

添翼創越工作室近期推出「如虎堂計畫」,希望可以建立一個新廠牌,協助原創音樂人、發掘更多聲音,而首波推薦樂團便是帶著狂暴魅力的白目樂隊。

文字記錄/整理:台灣科技大學、Yeida/樂手巢編輯部

【樂手巢校園講座紀錄】把知識轉變成專業技能-陳玠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