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恐怖片《半夜鬼上床》:電影配樂大師 Charles Bernstein 創造的噩夢世界

音效在恐怖電影中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有時甚至比畫面渲染更深刻的恐懼氛圍,使故事與人物更飽滿,讓觀眾無法忘卻。而在恐怖電影的分類中,有一種名為砍殺電影(slasher film),描述瘋狂的恐怖殺手殺死其他人物的過程。這些電影通常是低成本製作,1980~1990年代是此類型電影的高峰。著名作品有《驚聲尖叫》、《月光光心慌慌》、《13號星期五》等等。雖然有人可能認為這類電影荒誕又廉價,但砍殺電影的確為當代恐怖片開闢了新市場,它在流行文化中的人氣之高,使沒看過的人也知曉其中人物。聽到主題曲甚至也能辨識出是哪部電影。


▲ 圖片來源:Warner Bros.

1984年上映的《半夜鬼上床》(A Nightmare on Elm Street)是此類型的知名作品,由威斯克瑞文(Wes Craven)執導及編劇,查爾斯伯恩斯坦(Charles Bernstein)製作配樂。劇情講述佛萊迪(Freddy Krueger)生前是專殺兒童的連環殺手,被孩童們憤怒的父母燒死後,變成惡魔在夢境中殺人。主角南茜湯普森(Nancy Thompson)抵抗佛萊迪,同時試圖阻止睡意的故事。在這部電影之前,恐怖殺手通常面無表情、不會說話,甚至戴著面具。《半夜鬼上床》給予觀眾一種新的殺人魔形象:一個善於思考與言語的殺人魔。夢境和現實的界限變得模糊,不知道現在究竟是在現實還是夢境中,使佛萊迪的出現更加嚇人。除此之外,突破以往恐怖片對女性角色的刻板描繪,主角南茜所呈現出來的堅強與機智,以及佛萊迪對榆樹街居民懷有復仇動機,而非單純謀殺,也是 《半夜鬼上床》成為一部經典恐怖電影的原因。後來發展為九部的系列電影,更有如怪奇物語等不少影視作品向其致敬。


▲ 在夢中被佛萊迪殺死的人,現實中也會死亡。Nancy Thompson 被視為恐怖電影中最重要的女性主角之一。(圖片來源:Warner Bros.

電影的配樂簡單但令人印象深刻,一聽到主題曲腦中便浮起佛萊迪的形象,其名氣使不喜歡恐怖片的人也知道他是誰,能認出他燒焦的臉龐和經典造型:紅綠相間的條紋上衣,頭戴棕色牛仔帽。右手戴著有四隻鋒利鋼爪的手套。


▲ 《半夜鬼上床》的暢銷使發行公司新線影業(New Line Cinema)從獨立電影公司不斷地成長,接續製作《王牌大賤諜》、《魔戒三部曲》等電影,現在已成為好萊塢的主要電影公司之一,並隸屬於華納媒體旗下。圖為自 1984~2003 年間一直扮演佛萊迪的演員 Robert Englund。(圖片來源:Warner Bros.

配樂幕後功臣:作曲家 Charles Bernstein 

《半夜鬼上床》配樂由美國作曲家 Charles Bernstein 製作,不過他的作品不全然與恐怖片相關,也有愛情、劇情和紀錄片的配樂創作。例如:《Czechoslovakia 1968》(1970年奧斯卡最佳紀錄短片)、《Drug Wars: The Camarena Story》(1990年黃金時段艾美獎最佳迷你影集)。Charles Bernstein 在90年代逐漸淡出製作實務,目前是影藝學院理事會其中一員,2000~2008年間更擔任奧斯卡規則委員會(Academy Awards Rules Committee)主席。

《半夜鬼上床》中,Charles Bernstein 捨棄傳統管弦樂,採用合成器來傳達這部電影的恐怖夢境。打造出令人不安的音調,營造險惡氣氛,表現出佛萊迪構成的威脅。合成器的無機質音調也凸顯出從夢境脫離後的不安感。

「我不想製作功能音樂(functional music),例如佛萊迪每次攻擊時都要用同個音效之類的。我希望做出一個整體性的主題與音調。」Charles Bernstein 接受 Gibson 專訪回顧他的經典作品時說道。同時笑著分享對這部電影的最初看法:「我沒有發覺這部片深具潛力。當初看南茜講電話那幕時,我直接按暫停然後翻白眼,心想:『我的天!這絕對不可能在戲院首映,一定是直接出錄影帶。這部片實在是太古怪了!』這想法讓我勇氣大增,認為反正沒人會聽所以我完全可以自由發揮。」

延伸閱讀:#專欄/歡迎入坑,合成器的世界!
延伸閱讀:《改變音樂的50種樂器》古典流行通吃的音色百寶箱-合成器

《半夜鬼上床》曲目賞析

由於預算有限,Charles Bernstein 使用 8 軌TEAC 錄音機、吉他、貝斯、打擊樂器、合成器(如 Oberheim OB系列、 Sequential Circuits Pro-One)和他自己的聲音,獨自編寫、演奏、錄製電影中所有音樂。

身為本片主題曲的〈Main Title〉有兩個主旨:佛萊迪是專殺兒童的殺手,因此整首樂曲以童謠為基調,Charles Bernstein 將其扭曲再扭曲,從孩童的純真轉變為佛萊迪的變態和恐怖。重複的旋律帶出另一個主旨:佛萊迪持續存在於孩子們夢中的事實。這兩個主旨無論是在其他配樂還是劇情本身也一再出現。

Charles Berstein 創造出使人不安且無法預想未來的空間,透過和弦進程(Chord Progression)將主題曲的元素滲透到全部配樂中,打造佛萊迪的夢境世界。電影的各個恐怖情節伴隨著激烈的音樂,經典曲目如〈Sleep Clinic〉與〈Run Nancy〉的激烈節拍和金屬摩擦聲使人實際感受到殺人魔的威脅。夢境為這部電影增添了另一種恐懼元素。尤其是當主角試圖避免睡眠時,使得佛萊迪的出現更加出乎意料。隨著劇情發展,主角群發現他們的噩夢不只是「一個夢」那麼簡單。


▲ 圖片來源:A Nightmare on Elm Street Facebook

在整部電影的開頭與結尾,還有一首令人毛骨悚然的兒歌,是跟主題曲並駕齊驅的經典配樂〈One, Two Freddy’s coming for you〉。這是預告佛萊迪即將到來的歌曲,由一群玩跳繩的少女所唱,雖然官方從未透露她們的身分,但大眾普遍認為她們是死於佛萊迪手下的受害者。歌曲雖相當短,但孩童稚嫩的嗓音、簡單的兒歌曲調,搭配上歌詞意涵的巨大反差使人感到不寒而慄。

結語

綜上所述,以現今的製作標準來看,《半夜鬼上床》(1984)配樂的結構可說是非常簡單,但它成功地傳達錯亂及撕裂感,使佛萊迪如噩夢般的現身。除此之外,也運用開放的掛留和弦(open suspended chords)營造幻覺,用不和諧音程來提醒我們這不是夢。在低預算的限制之下,Charles Bernstein 一個人使用電子樂及合成器,成功締造出最令人難忘和指標性的恐怖配樂之一。

延伸閱讀:嗨!電影配樂導論:配樂的起源及功能(上)
嗨!電影配樂導論:配樂置入的方式以及工作流程(下)


▲ 圖片來源:A Nightmare on Elm Street Facebook

撰文:Vanessa Kao
參考資料:WTOPScreen RantMOVIE MUSIC UKForest PunkHalloween ShindigAmino

樂手巢雜誌 Vol.14 翻閱音樂巨星的熾熱人生,5月24日發行:https://ysolife.com/yso-mag-vol-14/

讓作曲家大放光彩的奧斯卡獎項-最佳原創電影配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