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偉大的「布萊梅」秀!採擷老高、馬奎斯元素,打造一場平行時空的鴻門宴

0
4294

「有位將軍來到了我們的島上。」「他是殖民者 Moon Mall 派的。」發話者說,他來自陶樂德,那裡有著豐富的原生動植物、高度發展的原住民、未來主義者。等⋯⋯等一下,「陶樂德?」

別懷疑,這絕非網上流傳的都市傳說,Bremen Entertainment Inc. 布萊梅(以下簡稱布萊梅)於平行時空創造了全新世界──在這裡,「陶樂德」確實存在、護照也不會被沒收,它是個位於東南亞板塊邊緣的島國,以民族和文明的多樣性聞名。發話者又說了,將軍受邀前往布萊梅島,參加「Bremen Show」。

所以,你要來嗎?

*註:陶樂德(Taured)為一則於網路上流傳已久的都市傳說,故事大致為:一名來自歐洲的男子,於抵達日本羽田機場時被海關攔下,因為沒有人聽過他護照上的國家──陶樂德。隨後他被扣留於飯店中,門外也有警衛看守,但隔天他卻憑空消失。因此被人們認為,他是位誤闖到平行時空的男子。

「Welcome to… The Great Bremen Show.」

布萊梅由主唱兼吉他手吳羿緯、吉他手曹瑋倫、吉他手湯詠樂、貝斯手蘇哲玄與鼓手羅輯組成。鮮見的三把吉他編制,造就豐富而多層次的音樂質地,交織成多維的風貌。近期發行的新專輯《The Great Bremen Show》有各種新的嘗試與轉變:首度進錄音室錄製、將母帶交由曾參與 Lou Reed、Depeche Mode、SIA 混音的 Sarah Register 處理、與老王(王昱辰)合作等,這也是吳羿緯首次親自擔綱製作人,「嘗試沒碰過的製作,接受新的刺激。」


▲ 〈Vala Vandal〉MV 找來新媒體團隊 XTRUX 合作,「看到本來在紙上的角色,變成會動、立體的人,感覺滿特別的。」蘇哲玄說道。

「這個封面大家一看到的時候,就會說是在致敬 The Beatles 的《Sgt. Pepper’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可是其實 Frank Zappa 以前的團 The Mothers of Invention 也有出過類似的封面。」吳羿緯說的是封面諷刺披頭四的專輯《We’re Only In It For The Money》,約略有種「致敬你的諷刺」之感。此次視覺再度找來首張專輯《陶樂德 Taured》的設計師游博任合作,他於 Instagram 上寫道:「There must be something going on…」除了是歌詞,也一語道盡《The Great Bremen Show》各懷鬼胎、詭譎的懸疑感。在這封面的大雜燴中,有布萊梅的工作夥伴與家人朋友、XTRUX、21號萬隆漫畫店老闆、建築師巴布(卡通人物)、成吉思汗,「還有這邊啊,這一排怪物其實是 AI Cold Dew。」吳羿緯有些得意地笑,團員們也紛紛湊進仔細端詳封面,原來彩蛋多到數不清,就連團員自己也不完全清楚上面所有的元素與來由。


▲ 吳羿緯分享,一開始給設計師的草圖其實是一間有著三層樓的大房間,每一層都有穿著不一樣軍服的人拿著很屌的樂器。「和游博任聊天時有講到『如果像 Sgt. Pepper 那張也滿酷的』,後來就都讓他發揮。」《花椒軍曹寂寞芳心俱樂部》有著許多都市傳說,熱愛這類題材的布萊梅,或許也有機會創造屬於他們的都市傳說?

不只封面隱藏著小彩蛋,專輯歌曲中也有諸多巧思:延續首張專輯《陶樂德 Taured》最後一首歌〈Leaving Taured〉就埋下的伏筆、為了首尾呼應拆成〈Welcome to T.G.B.S.〉與〈T.G.B.S. Closing〉、擁有相同音程的〈General Suspicious〉、〈Vala Vandal〉與〈Vala Vandal Chasing〉,以及〈General Suspicious〉背景的環境音,讓人頓時仿若置身杯觥交錯、燈光昏暗的酒館。湯詠樂分享,當時想模仿 Bill Evans 在現場錄音、酒館裡有高腳杯碰撞、人們聊天的聲音,塑造出一種 vibe。羅輯則說:「哦~我們那時在吃巧克力蛋糕和牛奶,旁邊準備了十個盤子。」一句話就直接掀開原本浪漫的外衣,但倒也與歌曲中將軍此時才發現「一切似乎不如表面般美好」的心情相仿。

「將軍回過神,在昏暗中看見臺上那閃爍的燈光。」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XTRUX(@xtrux_official)分享的貼文

▲ 「Peace and quiet, that’s all I want for now…」〈Peace and Quiet〉的歌詞也出現在〈General Suspicious〉中,意指在臺上唱歌的是〈Peace and Quiet〉時期的布萊梅。曹瑋倫補充:「兩首歌前面的 chords 也都一樣。」

老高、馬奎斯、切格瓦拉為血肉,賦予故事骨架生命

一如其名,布萊梅有股說不出的玄妙色彩。團名取自德國童話《布萊梅的城市樂手》,而前三張專輯的基底也是建構於都市傳說上。「陶樂德」系列共有三部曲,《The Great Bremen Show》是第二部,延伸前張專輯的故事:將軍離開陶樂德前往布萊梅島參加 Bremen Show,沒想到他正步步走向當地人精心籌畫的鴻門宴。打造龐大世界觀絕非簡單之事,布萊梅從聊天、散步、吃宵夜等日常片刻擷取靈感的碎片,累積拼湊成故事完整的面貌。至於那些魔幻的設定又從何而來?「我其實真的就是因為老高欸。」吳羿緯分享,自己愛看外星人與都市傳說,先不論是真是假,但希望將自己從觀看體驗中獲得的「爽感」也帶給大家。文學,則是讓故事飽滿豐厚的重要成分。湯詠樂分享,馬奎斯的《迷宮中的將軍》、《百年孤寂》,以及革命人物切格瓦拉的《摩托車日記》,給予他們諸多啟發,令殖民、獨裁者、覺醒等意象更加立體化,也蒙上一層魔幻寫實的紗。


▲ 單曲〈Castle〉視覺。

臺灣樂壇都市傳說:「荒山專產神團」

彷彿冥冥之中有所注定,布萊梅最早一起玩團的聚集地可也與神祕脫離不了干係。荒山搖研社,可說是有著臺灣樂團界最大的都市傳說,究竟是風水實在完美,抑或是有著不可思議的超自然現象?這題或許永遠會是個未解之謎,但至少我們能藉布萊梅之眼,一探此處莫測的奧祕。

「我覺得是一個很酷的垃圾堆。」吳羿緯語氣中帶著一絲微微的雀躍,「那裡常會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人,若是辦活動的時候,就會有更多奇奇怪怪的人出現了。社團的東西都很破,但你反而會被默默帶入一個獨特的情境。很搖滾、很酷啊!」湯詠樂回憶一年前他們曾在那打拳擊,「因為我們想參加『爛泥發芽』的擂臺活動,想說直接來練。我們就買了兩副拳擊手套,就開始互打。」說著說著,他臉上的笑意也漸漸難掩。曹瑋倫分享,練團到一半,也會有人突然出沒與他們搭話。此時他突然小聲地問:「這可以講嗎?」團員們也面面相覷,隨後便聳了聳肩與我們分享這則奇葩插曲,「有一次遇到兩個很怪的人!他們是做洗錢的!」他娓娓道來,「他們說喜歡音樂,但從來沒有玩過音樂,就覺得我們很酷。後來就跟我們說,其實他們是做洗錢的,隔天就要去菲律賓工作。然後,他們就走了。」

▲ 布萊梅於荒山搖研社辦練團。

延伸閱讀:山頭上的神祕聚集地,獨立又互相 JAM 成一格的北藝大荒山搖研社

「如果歌紅但現場很爛,超不 OK!」live 是做音樂的基本

一股溫柔襲來、蔓延全身,閉上雙眼,緩緩踏入未知的遼闊境地,「如果能就這樣跟你一起遊蕩在世界」;隨著遠方的呼喚,走向深處,那般迷幻蠱惑著心靈;狂放炸裂的器樂重擊感官,與彼時的柔和形成巨大對比⋯⋯早在首張專輯正式推出前,布萊梅就已是許多樂迷口耳相傳必看的樂團之一,許多人也是被這般「炸」的現場魅力圈粉。2024年全英音樂獎潛力新星獎得主 The Last Dinner Party 曾說:「在 TikTok 盛行的時代,人們大多認為歌曲要先走紅,才能吸引更多觀眾,但我們把現場演出放在第一順位推動樂團發展。」布萊梅也認為,現場演出是做音樂的基本,與 The Last Dinner Party 的理念不謀而合。「我們是先會彈樂器才會製作,所以先表演,我覺得是一個滿自然的狀態。」湯詠樂沒有加以思索地說。吳羿緯保持一貫的率性,「反正做好都很帥啦!如果你歌先紅,結果現場超爛,我不會覺得只是『還好』哦,我會覺得超不 OK!」「所以這樣會有一個疑問就是,我到底在聽你的歌,還是在聽你的製作人做的歌?」湯詠樂最後拋出的問題,所有人都心照不宣。

公主最後回到了城堡、偉大的布萊梅秀也迎來閉幕,但故事還在繼續。他們命運的輪廓未定,蘊含著各種變數,但想必布萊梅會為他們塑造一場盛大儀式。樂團成員談吐間的跳躍性,像是在平行時空中快速來回,用充滿故事性與無法被定義的音樂,給人們帶來思想維新。或許布萊梅才是那大家爭論不休又嚮往的時空旅人,也未可知。

撰文:Yuki Liu 劉韋琪
資料來源:Bremen Entertainment Inc. 布萊梅

🤘當搖滾成為救贖!樂手巢雜誌 Vol.19 特別報導「Green Day」歡迎收藏:
https://lihi.cc/bajYp

Frank Zappa 欽點黃鼠狼刮鬍刀,The Mothers of Invention 修容濺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