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EM國際電音製作解密:Luca Pretolesi電子音樂進階混音後製(下)

電子音樂正在世界創造新潮流,其變化多端的特性,是當今流行樂中最不可或缺的元素。由派樂黛唱片主辦的「CPEM國際電音製作解密」力邀電子音樂製作人Mr. Bill、混音師Kevin Paul與葛萊美級工程師Luca Pretolesi,毫不藏私地傳授多年經驗,提供國際最新電子音樂製作趨向,介紹音色設計、編曲、混音與母帶後製…等完善課程規劃,讓每個音樂工作者都能從不同角度切入,獲得意想不到的收穫。

講師簡介:Luca Pretolesi

在90年代以 Digital Boy 名號活躍於義大利音樂圈的 Luca Pretolesi,在2000年移居至美國拉斯維加斯後,開始逐漸將重心轉往幕後製作,並在 2012年創辦 Studio DMI,為 Steve Aoki , Diplo , Major Lazer , Jack Ü , Lil Jon , Gareth Emery , Snoop Lion, Skrillex, G-Dragon 等知名音樂人/製作人操刀混音跟 Mastering,曾三度入圍葛萊美獎。

Luca 在這次派樂黛唱片舉辦的「CPEM國際電音製作解密」系列講座中,用兩天的時間分享他在混音跟 Mastering上的手法跟經驗。

Luca 經常受邀到世界各地舉辦教學講座,他發現越來越多音樂製作者對於學習 Mastering 相關知識技術越來越有興趣,他認為如果製作人跟混音師可以理解 Mastering,對於音樂製作有莫大幫助:

  1. 以製作人的角度更能理解混音跟 Mastering 在不同階段可以帶來的價值。
  2. 幫助混音工程師在工作中可以與已做 Mastering 的 Reference 參考歌曲做正確比較。
  3. 混音師也可以做暫時的 Mastering 版本給客戶做參考,讓客戶可以在跟已發行音樂做比對時,用較接近的音量聆聽,達到有效的參考價值;有需要時混音師也可以用來提供音量 Reference 給 Mastering Engineer 做參考。

同時身為電子音樂頂尖混音師跟 Mastering Engineer,Luca 認為自己的特色就是非常廣的音場,還有充滿能量的動態跟 Transient。要如何保留 Beats 的能量同時完整呈現歌手的美聲,是最重要的事。

Mastering 步驟

Session Setup

Luca 通常會處理的 Mastering 有兩種,一種是混音版本的 Mastering;一種是 Stem Mastering,也就是他會拿到幾組樂器( 通常是 Kick、其他鼓、Bass、Synth、效果、Vocals)跟人聲的大分軌進行 Mastering。

不管是 Stereo Track Mastering 還是 Stem Mastering,他都會先把歌曲的段落結構標示出來,然後視把副歌跟主歌分成不同音軌做處理,接著再把所有音軌送到一個 Master Bus 去。而處理 Stem Mastering 的時候,他從來不會Solo 聽大分軌, Stems 的存在是要讓 Mastering Engineer 有更多處理的彈性空間,但不是要讓 Mastering Engineer 干擾破壞混音師已經做好的 Balance 跟音色。

由於大家現在的混音響度都很高,他通常會先把混音的音檔 Trim 7dB 左右,然後在 Mastering Bus 上做整體處理,接著再到各個段落的音軌上去做進一步的細節處理。

找到需要調整跟可以提升的地方

頭幾次聆聽時,他會先專注在聽歌曲段落的能量變化,以及哪些地方是否有需要修正的問題。

以 EQ 調整來說,在混音時他很常會在 Group Bus 上使用到 Dynamic Eq,但在做 Mastering 的時候,Stereo Bus 上通常不會最先用到 Dynamic EQ,以免改變聲音元素的 Transient,他會使用 Linear EQ 或是 Brainworx Digital V3 先處理 Mid 跟 Side 有問題的 Resonance。因為 3-4k 以上常常會有很多效果或是 Saturation 聚集在相近的頻段,經過層層的 Dynamic Control 後,很多刺耳的聲音會跑出來,這些有問題的頻段也是他會先做處理的。

製造低頻律動感

處理完重點問題後,他會把焦點先擺在低頻上,低頻處理完再處理中頻,最後處理高頻。以低頻來說,觀看歌曲跟製作人想要的效果來調整處理方式,比方說如果要有很滿、持續的低頻能量,首先會先控制低頻某些會竄出的頻率,先控制那些部分的 Spikes 後,他不一定會直接 Boost 低頻。以當天的歌曲來說,反而是在 Master Bus 使用Acustica El Rey Compressor 來當塑造音色的工具,雖然 El Rey 是 compressor,但是 Luca 並沒有拿它來壓動態,而是拿它來當 Saturation 染色跟加強低頻份量感,製造出他想要的低頻效果。

有時候則是使用 Fabfilter Pro-MB 或是 Waves LinMB 去做 Low End 的 Upward Expansion (通常不會太大,大約 0.5-0.6 dB),Slow Attack + Fast Release 製造出低頻的律動,後面再緊接著使用另一個他喜歡的 EQ Plugin 去做 Tone。

  • 先製造低頻律動-> Fabfilter Pro-MB 或是 Waves LinMB
  • 再給律動帶來音色-> Diamond EQ, Maag EQ4 或是 Dangerous Bax EQ

Vocal 處理

如果製造出低頻率動感後,讓 Vocal 變得比較埋在音樂裡而需要處理 Vocal 時,除了使用 EQ做頻率調整之外,他很常會使用 Mid 跟 Side 的 Expansion 來處理,但要注意的是,有時候在 Mid 做 Expansion,雖然可以把 Vocal 推出來,但是碰到小鼓點很多的歌曲,小鼓的 Level 也會跟著一起被帶出來。這時候 Luca 很常會使用一種殘忍技,那就是選一個很短的句子重複 Loop ,有時候甚至是不到一小節的句子、重複播放,將小鼓跟 Vocal 之間的頻率範圍跟 Threshold 調整到最不會互相影響的狀態。

Master Bus 設定

通常一開始會先有 BX_Digital V3 分別做 Mid 跟 Side 的 Surgical EQ 調整接著會有一些製造悅耳 Harmonics 染色的Plug in,比方說 El Rey,不一定是拿來當 Compressor 用,而是拿來當 Saturation 跟 Tone Shaping (El Rey 的低頻存在感很強)。

接著使用 StandardClip Oversampling x4 /Hard Clip 模式 Trim 掉過多的 Harmonics,運用 Waves LinMB 或 Fabfilter Pro-MB 做出低頻率動,再用 EQ (Diamond Color EQ or Dangerous BAX EQ )塑造他想要的低頻音色。有時候他會使用 AudioThing Type A 來當高頻的 Exciter (把 Type A 放在 standard clip後面,是因為經過 Clipper Trim 掉過多的Level 跟資訊以後,使用 Exciter 比較不會有惱人的頻率 artifacts 產生)。

提升 Level 部分, Luca 不會一次讓一個 Plugin 或硬體去扛所有的 Level,而是分好幾段把 Level 提昇上去。有時會先用他自己的 Acustica Diamond Lift Plugin 調升一些 Level 跟製造一些 Harmonics、再用 Ozone 9 的 Maximizer 提升一點頻率。

最後他很常使用 TDR 的 Limiter 6 做最後的音量提昇跟控制,他很喜歡使用 TDR 的 High Pass Limiter,先做高頻控制,最後在 Output的部分是設定 True Peak模式,控制在 -0.3dB。他的目標是要讓整首歌即使在RMS -6 甚至誇張一點在 -4 時,聽起來都要很乾淨。

最終調整好的音檔,他會進到 iZotope RX7 做 dithering,再使用 noise shaping MBIT Profile 出檔。

Studio DMI官網:https://studiodmi.com

文章:Hyphen

來源:派樂黛唱片 www.darkparadiserecor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