啵客室來聊聊|Podcast訪談《作夢的勇氣》門田英司 逐字稿

站內收聽樂手巢Podcast:

傀儡:現場有一位特別來賓,是來自日本,在台灣已經發展很久的吉他老師,過去也是資深樂手的-門田英司老師。

門田:嗨我是門田英司,大家好。

傀儡:老師您好。老師為什麼選定在台灣發展?台灣有什麼吸引你的地方呢?

門田:本來我在日本就在為一所音樂學校幫忙,學校要來台北開他們的分校TCA台北傳播藝術學院。但後來約三年到五年失敗了,我就回去了。那時候認識一些在台灣的音樂人和樂手,漸漸也混熟。回去經過一年,想一想還是…怎麼說呢,在東京的生活壓力還蠻大的,然後在音樂上和工作上整體已經有一點飽和的感覺。所以來台灣的時候,看到台灣的音樂環境狀況,覺得蠻有趣的,就想說,好吧,那就試看看新的生活。哈哈,你敢去日本生活嗎?

傀儡:哈哈哈,我覺得這有點難度欸,很多人都說去日本玩是一回事,去生活又是完全另外一回事。

門田:對對對…,怎麼說呢,反正就是你住在外國生活,第一個就是語言問題,然後文化不一樣。所以當我決定來這邊想要發展的時候,在日本的朋友和家人們沒有人會說:「恩恩好,加油。」(註:絕大部分身邊的人是反對的)

傀儡:哈哈哈大家基本上一定會反對啊。

門田:對,大家都說,你不要這樣做。而且那個時候我已經大概40歲。所以說要去外國,是我說需要勇氣的一輩子的決定,大概就是這個事情。

傀儡:老師在書裡也有大概提到那個時候來台灣,一些錄音室環境,就是跟日本的工作環境不太一樣的地方。

門田:完全不一樣(笑)。已經大概十幾年、二十幾年前了吧,所以我不曉得現在日本的錄音工作環境變得怎麼樣。可是我第一次來台灣工作會比較嚇一跳的是,先不知道要錄什麼東西,就自己帶吉他,像我都自己帶吉他就去錄音室。這個其實是正常的。但問題是,去錄音室,沒有樂譜。他們就說,欸老師,給你聽一下,你看看怎麼樣。

傀儡:現場抓譜嗎?

門田:對,因為,怎麼說呢,在日本東京的錄音工作,那個時候是我們的費用是一小時多少,所以時間長了,費用會變多,等於是,你去錄音室沒有譜那就自己抓,那時間就浪費了。

傀儡:對,如果說是計時的話,大家會比較有效率。

門田:第一個問題是這樣。第二個是簡譜。這個(簡譜)大概是只有你們(台灣),還有香港、中國大陸這樣使用而已,日本、美國完全沒有。所以一看就傻眼,這是什麼東西哈哈,看不懂!

傀儡:對,我們之前有錄過一些節目,訪問一些台灣做演唱會的樂手,他們也會說,演唱會樂手在台灣最重要的就是你要會看簡譜。反而不是看嚴謹的譜。

門田:我到現在也無法理解。就是那個簡譜,現在怎麼看都覺得是吉他手發明的東西呀。因為像以前那卡西或那種酒店啊,那些地方就是你個人唱,那他們不懂key,就用keyboard去彈那種轉調。可是吉他手或貝斯手之外的樂手都是看五線譜長大的吧,像是keyboard手。那為什麼現在還在用這些東西。

傀儡:其實我在台灣也彈奏一段時間,台灣吉他手還是六線譜彈比較足,網路上主要找譜都是六線譜,五線譜能看懂的人反而相對是少數。

門田:還好啦,六線譜應該是全世界。是簡譜,就是123那種。因為現在一個band,那種工作的樂團, leader大部分是keyboard手。keyboard手在音樂本來就是五線譜的嘛。那這樣就會很辛苦吧。有沒有人可以回答我的疑問?為什麼是這樣?哈哈。

傀儡:可能是從以前到現在這樣傳承下來,我們也就這樣做。可能是這樣吧,真的也不知道起源在哪裡。那老師覺得台灣現在音樂就是教學啊,或音樂發展環境,你覺得怎麼樣。

門田:音樂環境的話,應該有很多種意思,我覺得以單純以樂手的程度比之前好很多,技術上也是,因為現在從外國學回來的也蠻多,另外資訊也多。所以程度變好很多。

但應該不只台灣,應該是全世界,越來越沒有那種「樂手」的特性。應該是說,我們小時候的吉他手的表現每個都不太一樣,每個吉他手都有自己個性。但現在看了,幾乎聽什麼看什麼都很像。比如說之前流行什麼,就會看到很多,聽誰都很像。也不是好不好的問題,就是剛剛之前講的,資訊太多,多到很多人不會是「我自己喜歡,然後一直研究的」不是這個狀況,而是:啊這個好聽、這個也好聽啊,可是只到模仿的階段就結束了。模仿後也不會消化起來自己分析,變成自己的風格。

傀儡:其實就我自己以前這樣看,就是我以前買了一張音樂CD就是可以聽很久很久。現在就是同樣類型的東西你可以一直聽一直聽,但有很多很多人。可是其實你接受的東西變廣了,但深度鑽研這些東西這些事情好像就慢慢比較少了。

門田:對,我覺得一定有關係啊。

傀儡:那老師,你對於台灣樂手學習音樂的心態上,有沒有什麼可以建議大家的?

門田:我也不敢講哈哈哈。就是關於自己的創作那方面有些人是自己有樂團,還有另一種是所謂的Session Player。所謂Session Player就是有案子需要樂手就去那邊彈奏,到處接案這樣。但現在只是專門錄音的樂手應該蠻少的,因為現在在家裡隨便都可以錄東西,而且還可以截(剪掉)啊哈哈。

傀儡:對啊就是可以自己剪,彈不好把這一段剪掉!

門田:對對對,我跟學生講的是「你要清楚自己想要做什麼」。意思是說,有些人是想要當成職業的,那我會再問,要作什麼職業。他們就會欸?答不出來。因為職業有很多種啊,像當Session Player或有湊一個樂團,或自己當Artist的也有,那就是會編曲之類的也有啊,或是製作produce方面的也有啊,就是他們需要的是通通都不一樣的。所以首先我覺得一定要清楚自己真正想要做什麼。像剛剛講Session Player,演唱會樂手是為了別人彈奏東西、錄製東西的工作,並不會是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想要的,就算無聊也不可以講出來,但一定會遇到類似的事情,所以我覺得最重要的事是一直一直做下去,真的會變成「工作」,就是在做工作。為了生活而賺錢,只是這樣在做音樂而已。但我覺得若真的是要「做音樂」的話,我覺得要自己做。對我來說,玩音樂、做音樂,沒有自己創作我是沒辦法的。

傀儡:恩恩,還是會希望有自己的作品,除了工作以外。我自己有一年大學同學會,大家都說很羨慕我好像畢業以後都還是做跟音樂有關的工作,其實我才發覺,雖然我現在主要部是彈吉他,但我做的事情還是跟音樂有關,聽到這句話也蠻驚訝我還仍在這邊,還能有口飯吃這樣。其實就是喜歡自己做的事情啦,可能沒有一件事是100%都是你想做的事情,可是就是在裡面找到自己想做的事情。那老師請問一下,在書裡看到有提到說你可能小時候搬到東京,結果你反而因為在鹿兒島的哥哥接觸了很多60年代的金曲。你開始喜歡音樂的動機是什麼?

門田:大概在國小二年級的時候,我還蠻喜歡聽日本的流行歌,怎麼講,是叫歌謠嗎?就是日本那個時代的偶像啊和流行的音樂。我還蠻愛唱歌。那時候自己沒想到會開始彈吉他。是因為哥哥的關係開始聽披頭四,後來姐姐也會聽金屬的,像是Black Sabbath啊之類的。我就聽,覺得還蠻酷的,就自己開始玩。

傀儡:開始玩吉他嗎?

門田:對。那時候第一把吉他是我國中朋友玩木吉他,然後他買新的木吉他,舊的他不要了就給我。可是木吉他彈三個月就會膩了哈哈。我現在想為什麼會覺得木吉他膩了。應該是因為那個樂器是一個人玩的吧。一個人可以玩,可能覺得玩band很麻煩就玩木吉他。但我一個人玩就根本沒辦法哈哈。雖然其實也不能這樣講哈哈哈,就是我對木吉他玩的finger style(指彈)幾乎沒有興趣。

傀儡:老師好像很喜歡團體活動,因為您在書裡面有很多您小時候參加棒球隊、足球隊啊的這些照片。您是不是很喜歡團體活動?

門田:對。因為一個人玩,很無聊的啊。恩,音樂一個人玩,開心嗎?沒有那種的感覺,我是這樣哈哈。

傀儡:就是能碰撞出不同的感覺。

門田:對,這樣才好玩。

傀儡:老師有沒有覺得什麼是啟蒙你彈吉他的樂手或樂團?

門田:恩.. Led Zeppelin。完全是那個時候,我才國中,他們那時發了很多專輯。哇,就跟朋友一起聽他們的歌。非常喜歡,其實我到現在也很喜歡。

傀儡:雖然我們現在都會說是傳奇歷史天團,但其實當時都是發片的紅團。

門田:已經是歷史了嗎,對哈哈哈。

傀儡:現在有沒有珍藏,就是自己覺得說最珍藏的一把吉他?

門田:恩,就是這把,1960年的(Fender Stratocaster)。

傀儡:喔~跟老師同年的。

門田:對的,是最喜歡的。

傀儡:這把吉他有什麼故事嗎?

門田:恩,其實沒什麼故事,就是會彈吉他的人,會想要有一把跟自己出生年份一樣的吉他(笑)。如果說是2000年的我可能就沒有興趣,但這把1960年的,而且是所謂的Vintage,還蠻貴的。

圖片-4.png (832×598)

門田:之前也有彈過vintage吉他,所以就知道它的好在哪裡。所以一直想要買。反正就很貴,所以有一些自己的吉他就賣掉,然後我一直看一直看,就在日本找的,台灣也找不到。

傀儡:恩,在台灣找這種老琴難度也很高。

門田:而且其實那麼貴的琴,你自己沒彈過直接買還蠻可怕的。所以看美國的也沒有用,就一直看日本的,然後就看到這把覺得好像不錯,就直接去日本樂器行,喜歡就帶回來了。

傀儡:因為我自己好像也在做同樣的事情。我比較年輕啦,因為我現在看,然後也都是去日本。因為日本的網站找這個東西真的就是比較有東西,而且日本可以找到日本做的東西跟美國做的東西都有,我在找1983(自己的生日年份),就找到一堆怪東西。因為我其實沒有特別指定說要找哪一款琴,所以就到處看。Gibson有一把它那個琴身形狀是一個美國地圖的,還有很多那個時候的Ibanez、Yamaha他們做的laspo。就覺得,這個東西真的可以嗎。可是我覺得真的去找跟自己年份一樣的東西真的很好玩。因為其實說真的如果真的買Gibson的話真的貴到我買不下去。真的很可怕。

門田:對。(笑)

傀:其實您在台灣已經跟很多知名的歌手、藝人合作,有沒有什麼可以分享給我們的故事?有沒有一些很有趣的經歷?

門田:比較可以分享的是怪怪的事,都是做現場。有一個是台灣很有名的男歌手(我不會說是誰),他去一個商業表演。然後我們去彩排,可是在戶外的嘛。然後他彈一彈,音量太大了。旁邊附近的人就會抗議什麼的。他就說,好,可不可以麻煩老師們小聲一點。我就說好好好,然後就開始了。可是彈一彈,他又說,老師可以再小一點嘛。然後我已經音箱開到零,我就問說可以嗎,他就說好,可以。其實這個時候我自己心態已經開始不好了,因為碰到不合理的事,已經開始不想做了。以前沒有這種心態,結束以後就還蠻不開心的;另外一個是我決定離開這種偏向Session Player的位子的最後一場案子。也是一個男歌手,就跟我剛剛講的,那種(我自己)工作的心態不太好。雖然有彩排,可是他不會去練,所以我們的彩排就是彈一下然後自己寫譜,因為是彩排就可以錯啊,就是這種狀況。然後彩排完去現場,表演開始,那時候老花眼開始比較嚴重,有時看譜看不清楚,而且加上剛剛講的,心態不好,所以是什麼樣的歌根本感覺不到熱情。然後就一直這樣「來下一首」「好~」就開始了。然後看譜第一個和弦F,歐好好好,我123彈下去….欸?啊不對,是升F(苦笑)。你懂我意思嘛,所有的觀眾應該聽得出來,而且那一場還是現場錄音製作專輯。就自己也傻眼,但也沒辦法講出來,因為這是連高中生也不會錯的事情。雖然我看得不清楚啦,但重點是我的心態(變得)不好。

傀儡:恩恩,就是有點麻木了。

門田:就經過這件事情,也就是最後一場完全是心態問題,後來完全沒接案子,自己也受不了這個心態,怎麼去做工作,是不可以的。

傀儡:那您怎麼排解這一段麻痺、心態不好的狀況?

門田:我本來是Session Player嘛,我覺得做工作就是百分之百去做這件事。但客人要求是128分,你可以做得到才行。所以不可以有那種覺得欸這個不好玩的心態,不能有這個心態,我也是這樣跟我學生講。那我就是做過了,發現自己沒辦法控制那個狀態,所以也不是有找到什麼解決的方式,我直接就不要做了。

門田:(就直接轉換跑道)完全轉到教學的方向去。

傀儡:老師得《做夢的勇氣》這本書,其實很大量是以樂手出發,可是實際上很多是跟生活有很直接連結的。那面對生活的逆境,您有沒有一些建議?

門田:蠻難說的。其實我這六十年間,看到的跟一般人不太一樣,當然看到得好的壞的都有。意思是,過得好的時候什麼事情都會很順,有時候很不順,連人際關係都不好了。最近特別覺得事情是,你有壞的時間,一定也有好的時間。

傀儡:恩恩,風水輪流轉。

門田:我覺得每個人面對的應該基本上是公平的,所以年紀小的時候你過得超好,可能到五六十歲的時候就突然什麼都消失了。你會看到很多這種,就是不管怎樣一定會有公平的狀況。所以你如果碰到不好的事,就盡量想,既然現在不好,那也沒辦法,要相信一定有好的事情會發生。要自己轉念去想。我覺得讓自己一直不開心也不是辦法,這時候不要怪別的東西。我們一開始討論的,選擇。你現在這樣的狀況也是選擇。反正這都是自己選的,等一下這一段過去,會有好的,不要想太多。

傀儡:因為其實在書上我們看到老師您有說,您花了兩年的時間完全在練習基礎。這件事情其實就是,知易,但真正要執行其實超級難。

門田:怎麼說呢。現在學習音樂的環境跟以前不太一樣。跟一開始講的資訊多寡相關,我覺得現在資訊多到彈琴、做音樂時根本沒在思考。譬如說你要做什麼,若是要練琴,練琴最簡單是怎樣的練習?練歌不是技術上的難易,而是因為你不用想你要練什麼,你要練的東西就在面前。真正的練習方法根本不應該想「我要練什麼」,例如說基礎練習、即興練習,不像練歌一樣有譜,那你得自己思考你需要的是什麼,練習是要練不會的東西,而不是已經會的東西。意思是說練習最難的地方,你要清楚自己要練什麼東西,也要清楚怎麼去練,這個就是關鍵,要有目標。例如我想要彈這個東西,但我因為少了什麼而彈不出來,那就知道自己要練什麼了。我看到很多人,他們都不知道要練什麼,而且練習是不集中不專心的,每個東西都彈一下彈一下也不知道到底彈的好不好。我常常跟學生說對於自己要彈什麼要練什麼的目標要明確,如果缺乏什麼能力也要清楚,怎麼去練也是很重要的事,練習一次4分鐘到20分鐘就好,因為人的專注力無法維持很久。除了練習的內容要明確之外,會知道自己的狀況,若還不會就再繼續練習,若會了,則知道自己有進步了。過了一陣子,一個月、一年之後累積起來,再回頭看,你會發現自己有很大的進步。

傀儡:找不到自己進步的標準在哪,應該也是個問題。

門田:這就是練習方式的問題,我比較建議的是這樣的練習方式。

傀儡:其實真的很嚴謹,因為我們都學過吉他,過去從和弦、節奏開始學,然後就這樣了,剩下的就是自己發揮,但這樣聽起來老師給學生的練習其實是非常嚴謹的,有很多細微的地方。

門田:我其實也不能保證所有的學生都是這樣練習的,執行起來還是有難度,終究還是個習慣的問題,只要習慣這樣去練習就好了。有些上班族或學生常常會說「老師抱歉因為很忙都沒有練習,只有練一點點」,那我就會說那給我看看你只練一點點時間的進步,因為就算是4分鐘也好,練習4分鐘也要有4分鐘的進步。

傀儡:其實練習時能夠維持專注力,至少在專注時把該做的事情做完,進步還是會累積的。

門田:所以我覺得練習就是這個樣子,要知道要練什麼,再專心去練,不要練太多東西,然後要知道自己會不會,這是最重要的東西。如果彈的自己開心則無所謂,但若想要進步,則練習就要確實。因為我小時候沒有老師,完全是自學,也沒有音樂背景,所以我比較會知道怎麼練比較有效率。

門田:重點是你想要幹什麼?意思是例如要練基礎,那節奏要彈好,基本功要練好,但是要練到什麼程度才是可以的?可以視譜就知道要彈什麼節奏並彈得穩,這只是初學者要達到的目標。但萬一你想要玩即興,隨便彈的時候你知道要彈什麼拍子嗎?連拍子也是即興,若只會視譜那有辦法控制節奏嗎?要練好基礎才能即興。

傀儡:那我們最後想請問老師,接下來有給自己設定新的挑戰或新的計畫嗎?

門田:新的挑戰,搞不好每天都要!有點小小地多。音樂上的話可能大家都知道,開始玩自己的樂團,也開始繼續創作,只是很慢,現在跟團員說每天也都要寫歌,因為一個人寫也沒什麼意思,雖然速度超慢,但也慢慢的出來了,慢慢的錄,可以的話就發專輯,當然也想要巡迴之類的。這個是比較近期的目標、挑戰。

傀儡:老師的上一張專輯是完全自己創作的嗎?

門田:常常有人會問我這張專輯是什麼風格,但風格其實無所謂,你感覺怎樣就怎樣,可以說是「門田風」。因為我寫東西是比較不會去聽別的再參考,所以是完全自己創作,好玩吧!

傀儡:因為之前自己創作可以自己去抓進度跟感覺,但跟團員磨合方面,老師也自己講說本來就比較喜歡樂團風格的東西,尤其在演奏這一塊,每個人的風格也不一樣,這樣難度反而會高蠻多的嗎?

門田:是啊,所以好玩啊,我要玩團的目的就是在這邊,我一個人創作、一個人寫、一個人編曲,或是找樂手錄起來,都是我自己的東西。但是我玩樂團、組樂團的目的,就是想要互相影響、學習,創造出樂團的風格,這就是所謂的挑戰。

傀儡:最後可以請老師介紹一下你的書嗎?「不放棄熱情也不要忘記內心」: 《做夢的勇氣》,在封面上有這樣的註解,我覺得看這本書蠻特別的,老師叫大家不要放棄夢想的觀點比較像是「你放棄就會比較開心、生活比較快樂嗎」,我聽到這句話還蠻震驚的,講這種話好帥啊。非常推薦讀者去看一下這本書,《做夢的勇氣》沐光出版,老師有什麼要幫這本書備註一下的嗎?

門田:你有沒有想過做夢到底是什麼,夢想到底是什麼樣的東西?以前有說過這樣的東西,例如一個小朋友長大後想要做什麼,他回答說要開捷運、我要當醫生、老師,這就是他們的夢想,而夢想在這的意義在於他們想要做的事情,沒有想太多,只是單純的想要做這件事。而想要做的事情,就是做夢。做夢不是說想要買房子,買了然後呢?做夢應該是想要單純做的事情,這才叫做夢。然而很多人有現實面的問題,面對現實時,會思考這是不是可以做的事情,例如我想要當職業吉他手是你的夢想,但你更單純的夢想應該是你想要彈琴,工作是一個現實的問題,可是不能當職業就不要彈琴卻是我不能理解的,不管工作如何,你繼續彈琴就是在做夢。

文字整理:樂手巢編輯部

收聽樂手巢PODCAST:https://linktr.ee/yso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