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el 出席綠洲樂團紀錄片《Oasis Knebworth 1996》首映談25年蛻變:「我看起好多了,但 Liam 都一樣。」

Britpop 英倫搖滾霸主 Oasis 綠洲樂團的紀錄片又來了!由 Jake Scott 執導的《Oasis Knebworth 1996》訂於 9月23日在英國院線上映,9月16日舉行的首映會邀來主導創作的 Noel Gallagher 在倫敦中央電影院(Picturehouse Central)舉行座談會。回顧日子以來的變化,Noel 說:「我看起來好多了,但 Liam 看起來都一樣。如果你回望25年前,那是黑白分明的,是另一個世界。要說青年文化是怎麼結束的,那實在太瘋狂了。我會責怪網路,但他媽的別讓我開始這樣做。」

2021年綠洲樂團演唱會電影與紀錄片《Oasis Knebworth 1996》可視為網路興盛前的青年文化概貌之一,充分爆發傳奇搖滾演出的能量。Noel Gallagher 認為這部片完美捕捉了 Oasis 的巔峰,回想當年,彼時的他認為所有人都和他年齡相仿,並分析時代背景:「當時柴契爾主義(Thatcherism,意指柴契爾夫人的經濟、社會、政策主張與個人行事風格。)正在瓦解,我們不知道,但確實如此。後來有一個叫 Tony Blair(前英國首相)的年輕人正準備帶著人民的意志來掃除這一切。」

「我們有納西姆·哈米德王子( Prince Naseem Hamed,英國前職業拳擊手),他是一個浮誇的穆斯林小孩,他媽的把一切都浪費了。你有 Kate Moss、Damien Hirst、Oasis、Blur、Pulp、Irvine [Welsh](《猜火車》作者),每個人似乎都經歷了70年代末和80年代末的黯淡,並為他們自己的生活做出了一些貢獻。」

身為綠洲樂團領導人,Noel Gallagher 有感 Oasis 的巨大聲量,但當時他們不確定想宣告什麼,他說:「我甚至不確定我們想集體說什麼,但人們都在聽。這對樂團來說是一個偉大的時刻。《Morning Glory》還沒有真正起飛,我知道現在聽起來很瘋狂,但我們沒有得到報酬。我們他媽的滿載而歸,但我們沒有得到報酬。黑猩猩沒有出現,老虎、毛皮大衣、大禮帽和該死的雷射光束這些好東西都沒有出現。」原來 Oasis 巔峰時期的真實寫照,其實團員的生活條件和觀眾們都差不多。「感謝上帝,我們有遠見地把它拍下來。感謝上帝,我們有遠見,這些年來沒有把它發行出來。如果我們當時把它公佈出來,我們現在就不會坐在這裡談論它了。」

除了呈現90年代 Britpop 盛世,《Oasis Knebworth 1996》還凸顯了 Noel Gallagher 所說的更加多元化的綠洲粉絲群,當時他們的粉絲基礎是「混合男孩和女孩」,越到樂團職涯末期,亦即2009年 樂團分裂的階段,漸漸發展出一種他稱之為更加粗野暴力(yobbish)的元素,粉絲也變得以男性為主。「這是一個慶祝青年文化的時期,有很多有趣的事情需要注意。當時看著的地板,看起來和我們今天看的樣子並沒有什麼不同。」

▼ 觀看樂手巢 100 Days 100 Riffs 挑戰 Oasis ▼

文字整理:Lala/樂手巢編輯部
資料來源:NMEtrafalgar

訂閱樂手巢,周周更新器材節目:https://www.youtube.com/YSOLIFEchannel/

忘記站過Knebworth 舞台,Noel 談Oasis 重組:我就不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