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樂大師也會被退稿 坂本龍一和半野喜弘的老朋友情誼

電影配樂大師坂本龍一力挺好友半野喜弘,為半野喜弘所執導的台日合作電影《亡命之途》譜寫重要場景配樂,更特別來台與媒體茶敘,他敘述兩人雖然分別住在巴黎、紐約,卻常常聊音樂和喜歡的事物,即使是年齡相距許多,仍能顯現兩人的好交情:「認識20年,一直都是以音樂人的那一面認識他,第一次聽到他製作電影也嚇了一跳;半野的音樂是比較潮流前端的音樂,但電影作品卻能呈現出日本60年代非主流電影的氛圍,在驚訝之餘,也覺得非常高興,因為那是半野導演沒經歷過,我卻成長著的年代。」

▲《亡命之途》電影劇照,威視電影提供。

▲《坂本龍一:終章》電影劇照,佳映娛樂提供

此次替好友製作配樂,契機是兩年前在巴黎見面時,半野提起他的第二部長片,基於長年友情不小心應允。通常看到影像後才會決定是否接下,但這次是在電影尚未製作完畢就開始作曲,他只收到部分影像:「有些導演會非常縝密的告訴我希望放什麼音樂,半野則是直接交給我創作,我因為覺得是較現代的電影,先給了輕快的曲子,然而半野想要更有感情和溫度的音樂,對我來說,是比較懷舊的老電影風格,沒想到正是他要的。」坂本龍一也幽默否決被導演退件多次的說詞:「雖然半野說是第3次才採用,但我記得我第2次交還給他就通過了!可能是彼此對來回次數有不同認知,但事實到底是哪個呢?」語帶保留,留給他人自行想像。

被「定義」的坂本龍一

而導演半野喜弘受訪時曾提及,期待坂本龍一作出「一聽就是坂本龍一的曲子」,有趣的是,坂本先生卻以為那是他人的定義:「不只是半野先生,有很多人都希望我能為他們作出像末代皇帝那樣的曲目,我才想原來我是被這樣定義的啊,但好像也沒辦法。」

坂本龍一過去和多位知名大導演交手、擔綱配樂,也曾在日本新浪潮導演大島渚的《俘虜》,和傳奇音樂人大衛鮑伊演出對手戲,並譜寫出經典樂曲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但他卻表示能與這些導演相處沒有什麼創作絕招:「《俘虜》是我的第一部配樂作品,導演大島渚的作品我全都看過,是他的大影迷!一開始也有點緊張,沒想過能跟這樣的大師合作。」

滾來滾去才辛苦完成的《末代皇帝》配樂

配樂工作常會碰到電影關於未曾去過的國家及歷史,必要下過一番研究,坂本龍一透露自己有時是透過電影看見不同的風土人情,也曾為尼泊爾當地佛教作調查。為了符合電影風格,他曾特地大展服務精神,卻作了不是對方想要的東西,前幾年接手韓國電影時,作了比較韓國當地風俗的音樂,卻沒想到被退件。

而與半野喜弘合作的這部《亡命之途》倒還不是被退件最頻繁的,他迄今被退過最多次的是由貝托魯奇執導的電影《末代皇帝》,雖然因之獲奧斯卡最佳原創電影配樂,他卻曾因為想不出好的旋律而苦惱:「有些人好像泡個澡就能夠創作出來,但我不管散步或是看電影也不一定想得出好旋律。《末代皇帝》就是退件4次後,我還倒在地上,滾來滾去、大吼大叫,第5次才通過的。」


▲《亡命之途》電影劇照,威視電影提供。

《亡命之途》電影原名Paridise Next與坂本龍一的歌曲〈Paradise Lost〉名稱相近,坂本龍一與媒體見面時不小心說錯,卻在一陣笑意裡化解了眾人面對大師的謹慎緊張。透過2018年紀錄電影《坂本龍一:終章》歷時五年貼身記錄,我們看見以影像譜寫出的坂本龍一的生活、思想,同時貼近死亡仍創造力不停息此期間更創作了音樂專輯《async》。他仍是那位教授,但為老朋友傾力創作、推薦宣傳,真實的他比起我們想像更溫潤有情,此情誼如想起〈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那般感懷,可以再次細細聽。

※電影《亡命之途》已於6月14日全台上映。

延伸閱讀:望向天涯、生死途中,你必感知那些聲響:專訪《亡命之途》導演 半野喜弘

「想映電影院」樂手巢讀者專屬49元觀賞優惠!(即日起至2019/7/31)

《坂本龍一:終章》:https://www.jointmovies.com/event/UZDqjl

《坂本龍一:async紐約現場》:https://www.jointmovies.com/event/yDgpjv

撰文:謝濬如 Nana
攝影:蔡舒湉 Lala
圖片提供:部分為《坂本龍一:終章》劇照,佳映娛樂發行

《樂手巢雜誌 Vol.4 》 2019年 6月14日正式出刊:
https://ysolife.com/ysolife-mag-vol-4/
免費樂手巢雜誌這裡索取 >>
 http://bit.ly/2Ia2b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