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ur Rós 少年夢遊中,括弧隱藏4款冰島風景

Sigur Rós 那張括弧專輯封面像黏手的冰,()緊緊靠著不多留空隙,把寂寞收得好逼人。第一眼看著冷冽清寂,是被白雪漸漸淹沒的枯枝;第二眼看是男人刮鬍子的兩道刀痕,沈默壓抑,永遠擔心某個時候會變得認不出他。冰山對生活在熱帶島嶼上的人來說,好遙遠、好透明,心裡的鬼魂太野,只好學著冰島樂團的夢遊少年輕閉雙眼、伸長手臂,恍恍惚惚在人間走一遭。

▲冰島樂團Sigur Rós 主唱Jónsi 以使用提琴弓拉電吉他為招牌特色,團名源自Jónsi 妹妹的名字Sigurrós Elín。圖為Jónsi 與團員的小孩。

2002年冰島樂團Sigur Rós 發行第三張專輯《( )》,封面採極簡路線,純白包裝尚有兩個大括弧,黑色的紋路來自下方墊進的黑白風景照,影像在樂團位於Mosfellsbær 的錄音室附近拍攝,該地位於冰島西南部,是接近原生態的的自然樂活城鎮。封面搭配不同影像共設計4種版本,分別在歐洲、美國、澳洲、日本採區域限定發行模式,冰島境內則提供全部4款封面。專輯本沒有任何註記或版權文字,只有12頁空白讓樂迷自由加入自己的註解與塗鴉。西班牙限定發行的版本提供94頁當代藝術專輯冊。

▲Sigur Rós《( )》專輯歐洲版。

▲Sigur Rós《( )》專輯美國版。

▲Sigur Rós《( )》專輯澳洲版。

▲Sigur Rós《( )》專輯日本版。

▲實體包裝為白色的括弧模切塑膠殼加套在透明CD盒上,圖像來自專輯本的封面圖像。

Sigur Rós 最經典的意象「夢遊男孩」就在《( )》專輯封底,原始圖像源自攝影師John Yang 的作品,然而John Yang 的女兒Naomi Yang(Galaxie 500樂團一員,該團已解散)在2011年控訴,Sigur Rós 使用這個圖像卻沒經過她父親的允許,也沒付授權費。

▲John Yang 作品〈Blindman’s Buff〉於1960年在法國史特拉斯堡拍攝,收錄在1971年攝影書《Photographing Children》。

《( )》專輯的所有曲目都沒有標示歌名,吉他手兼鍵盤手Kjartan Sveinsson 說,樂團不想因為一般專輯都會放上曲目資訊就跟著標示曲名,於是純粹用「Untitled #1、Untitled #2」模式註記。更為人津津樂道的是,Jónsi 在這張專輯唱出他發明的「Vonlenska」(Von指「希望」),一種由無意義單詞和音節組成的虛構語言,夢囈一般的喃喃自語就用在他不想放歌詞的片段,奇妙莫名的語言也出現在其他Sigur Rós 專輯中,於是懂了為什麼挑這個含暝的孩子。

▲Sigur Rós「夢遊男孩」以街頭藝術風格表現在《( )》專輯封底,隨著樂團音樂受到歡迎,也成為刺青、T恤、模板藝術的熱門圖樣。

有人說,Sigur Rós 是冰島的Radiohead,先不論音樂風格或創作者的任性程度,看過《( )》封面是否也讓你想起Radiohead 2016年專輯《A Moon Shaped Pool》?當時Stanley Donwood 待在Radiohead 錄音室附近的穀倉創作,讓音樂與圖像藝術相互溝通影響,之後再拍下畫作,與Thom Yorke 一起聯手後製完成。

▲Radiohead 2016年專輯《A Moon Shaped Pool》封面。

一樣的黑白,一樣的圓,一樣的不想明說,一樣的騷動自然。做音樂如同做人,放個括弧等人來填,挖個坑等人來跳,我們就愛這麼互動。

撰文:蔡舒湉

來源:unifiedmanufacturingsigur-rosjohn y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