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CLUELESS:獨領風騷的90年代 (下)

Clueless

當大家的焦點總是放在講不膩的Clueless Fashion,也就常常忽略了另個Clueless所造成的影響—那就是電影中的配樂,囊括了Pop、Alternative Rock與Hip-hop,有趣的是,這部屬於我們90年代的電影,配樂選曲反映的卻是70、80年代的經典曲目,或許,一代又一代對於青春的鄉愁藉由音樂層層疊疊、輕聲吟唱,或許各自不同調,卻都是唱給青春期的歌。

alltheyoungdudes

藉著幾首Clueless原聲帶的歌,暫且容許我們自己回到過去,一起回憶那些年我們迷戀過、穿著垮褲的滑板男孩,還有音樂風景曾經是如此多樣、蓬勃發展的90年代:

The Muffs—Kids in America

由The Muffs重唱1981年Kim Wilde的Kids in America。

這首電影開場曲導演Amy原本屬意直接採用Kim的原唱,但音樂監製Karyn Rachtman覺得需要一個新的版本,於是就找上了加州Pop-Punk樂團The Muffs翻唱。雖然The Muffs並不是個熱門樂團,但主唱兼吉他手Kim Shattuck以沙啞又中性的嗓音,唱出與原版不同的性格態度。

World Party—All the Young Dudes

記得當時在學校裡最帥氣的男孩絕對要滑滑板,就算不會滑,也要拿著滑板、穿著垮褲。但Cher說得好:他們看起來像是剛睡醒,套上鬆垮的褲子,反戴帽子遮住沒洗的油膩頭髮,這樣就期待我們被迷倒嗎?I don’t think so! (學雪兒語氣上揚)這個時候背景音樂配的是由David Bowie寫給Mott the Hoople唱、World Party翻唱、華麗搖滾經典All the young dudes,所有的年輕人,聽雪兒的吧!

Jill Sobule—Supermodel

Supermodel是Rachtman原聲帶中最喜愛的一首歌。原本Jill Sobule相當排斥翻唱別人的歌曲,後來察覺也不壞,甚至還自己加了詞(口白),成了這首歌的精髓: I didn’t eat yesterday, and I’m not going to eat today, and I’m not going to eat tomorrow. I’m going to be a supermodel. 這在當時算是大膽創舉的歌詞,不僅唱出了Cher身處的世界,也點出當時盛行的厭食症與名人文化,Jill的神來一筆賦予了這首歌更深一層的時代精神。

Supergrass—Alright

這首歌出現在Cher試著撮合Tai與Elton的場景。前奏一下,馬上就可以感受到旋律中的青春活力,Alright曾經被NME讀者票選為前50大最佳Britpop歌曲,直白地唱We are young,we run green,我們就是年輕!多適合戀情初萌芽的時期。有趣的是,Supergrass的原版MV拍得也是青春洋溢,完全表現出天不怕地不怕的青少年樣貌,後期隨著年紀曲風也變得穩重,青春期迷戀的樂團也跟著我們一起成長了呀!

Radiohead—Fake Plastic Trees(Acoustic Version)

在Clueless裡,Radiohead的音樂出現了兩首。第一首出現在Cher發現繼兄Josh(也就是Paul Rudd)在家裡放著Fake Plastic Trees,嘲笑Josh放的音樂是Crybaby-College-Music,自此一場關於階級(大學生vs.高中生)的鬥嘴場面開始了。Rachtman笑說, 導演Amy當時覺得Radiohead就是個多愁善感的樂團,那時候他們還不是什麼超級大團(收錄Fake Plastic Trees的The Bends與Clueless一樣同樣是在1995年發行),要跟Radiohead解釋這曲子會用在什麼樣的場景時,她其實相當害怕, 但還好他們答應了。

另外,Clueless的音樂其實還有許多驚喜,像是Coolio的Rolling with My Homies,因為Brittany Murphy飾演的Tai傷心欲絕地詮釋而成為劇情亮點,並且在一片另類搖滾的原聲帶中替Hip-Hop音樂找回一些存在感。還有「業界盛傳」,只要放進音樂原聲帶裡,就已經贏了一半的Beastie Boys、當時尚未大紅的No Doubt等等,都出現在電影的背景音樂中。

Brittany Murphy in Clueless Scene- Rollin With The Homies After The Party


如今,電影裡頭麻雀變鳳凰的Brittany Murphy已香消玉殞,Alicia Silverstone那時的爆紅也宛如流星,20年一晃就過去, 電影雖然定格了青春,時間卻是公平的,下了戲不論演員觀眾每個人都得繼續往前走,只能用一曲被Cher 形容為Cry-baby music 的Fake Plastic Trees,致那曾經陰鬱又精彩的青春—我們的90年代。

延伸閱讀:CLUELESS:獨領風騷的90年代(上)

文字:Aggy Cheng

責任編輯:Sophie

資料及圖片來源:Harper Bazaar, Idolater, Billboard, Nypost, Flavorwire, Aux, Yahoo, Pinterest,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