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台開唱-夢想的重量與承擔:林昶佐新書《是在大聲什麼》  

2000年,閃靈第一次受邀到國外演出,踏入日本富士搖滾音樂祭Fuji Rock Festival。在這之前,台灣沒有任何樂團踏上國際搖滾音樂祭的舞台。然而,林昶佐被這次的經驗震撼了,炫目的舞台 、燈光效果、暢快演出的樂團、熱血投入的歌迷,充滿創意的會場佈置、流暢自在的動線設計,專注的工作人員,匯集成千上萬人的努力與夢想,他看到的不只是一個成功的國際音樂祭,而且是健全而生氣蓬勃的工作鏈結。他不僅在舞台上演出,更把握這三天的時間,不斷在會場與後台穿梭和見習。

2000年那屆聚集了一百多組台灣樂團的野台開唱結束後,林昶佐便開始思考轉型的可能,而一趟富士搖滾音樂祭之旅,讓他更確定了方向:開始有自負盈虧售票的國際音樂祭。林昶佐對團隊說,不做,就永遠不會知道答案,也不會知道結果,並訂出的三日聯票三千五百元,這是另一個讓工作團隊無法思考的題目,大家腦中出現巨大的問號。

(遠足L)是在大聲什麼_3D封面正-300

隔年野台開唱的邀請名單除了國內樂團以外,還有國際知名的Megadeth,Yo La Tengo,Biohazard,LMF 等將近一百組演出團體,大家想都不敢想的國際音樂祭,竟然真的要開演了。

但是迎面而來的卻是一連串痛擊,第一天就一直有觀眾逃票入場。在一個戶外的場地辦演出,場地管制非常困難,當時台灣觀眾少有看樂團演出需要付費的習慣,有些人翻牆偷闖,有些則是音響公司擅自帶著朋友入場;另一個難題是,舞台燈光音響公司提供的器材都與要求的品項不同,造成與國際樂團工作團隊之間嚴重的爭執。不停的溝通中,許多樂團難以將就,而樂團演出產生的巨大音量,也造成了活動與周圍住戶的嚴重衝突。住戶輪番前來叫罵,Doris一家家道歉。最後住戶找了警察和環保局。Doris相信這輩子和警察打交道的額度全都集中在這三天了。

人不合,地不利,天也不時。颱風也來了,從第一天下午開始就雷電大作,下起一陣陣傾盆大雨,室外舞台時程嚴重落後。第二天深夜氣象局發布颱風警報,連火車都停駛,無法到場的觀眾開始要求退票。室外節目全部轉移到室內舞台,節目表大亂,觀眾對於混亂演出也失去耐性。

混亂尚未結束,第三天的壓軸樂團 Megadeth 經紀人打來,他們原定飛抵台灣後將轉往印尼演出,但是來台班機機件故障而延誤,經紀人要求取消台灣的演出。

Megadeth 是得過葛萊美獎的美國重金屬搖滾四天王之一,當林昶佐公布當年 野台開唱演出名單時,許多搖滾老屁股打死都不相信台灣請得到Megadeth。有些人抱著看笑話的心情等著林昶佐自打嘴巴,但對林昶佐來說,他只要Megadeth 站上舞台,其他都不重要。他拒絕對方取消演出的要求,拿在好萊塢電影學到的英文跟老美談判,他毫不妥協地說:「你絕對不能取消這場表演。現在沒有任何事情可以要我放棄,不管延誤多久都好。總之,Megadeth必須出現在舞台上。你可以取消印尼,不能取消台灣場。」

Megadeth決定維持來台的計畫,抵達的時間從原定的上午十一點延到深夜十點四十分,在狂風暴雨的午夜,Megadeth 終於來到會場。而他們四個半小時後就必須再次回到機場前往印尼。

國際團隊、野台開唱團隊,還有台灣樂團團員和朋友,甚至連本來抱著看笑話的圈內人,只要具備相關舞台技術的朋友,全都上台幫忙了。凌晨三點,舞台終於完成 了配置、器材完成了組裝 Megadeth 在這個颱風夜中的台灣,不可思議地登場。

主唱Dave Mustaine在舞台上說,他們從來沒有這種經驗,為了紀念這個特別的颱風夜,他唱了多年未再演出的經典名曲 〈Tornado of Souls 〉獻給在場等到三點的台灣樂迷。

單純做夢並不需要付出任何代價,實踐夢想才需要。實踐夢想才能感受到夢想的重量。林昶佐不是一個夢想家,而是一個實踐者。幾年來,野台開唱成為了台灣音樂圈每年的盛典,成千上萬台灣年輕人的共同記憶。不只是野台開唱,後來林昶佐創辦了高雄的大港開唱,更多的售票型國際音樂祭也陸續在台灣各地出現,例如簡單生活節、有象音樂祭 春浪音樂節、山海屯音樂節、覺醒音樂祭。

現在沒有野台,但多了很多精彩的音樂祭,台灣音樂的夏天依舊燦爛。

3D封面書腰72

閃靈Freddy林昶佐新書《是在大聲什麼》:

博客來商品連結請點我

延伸閱讀:閃靈DORIS/到哪找這款女性,世界一等搖滾女王!

文字整理:Nana/樂手巢編輯部

本文摘錄自林昶佐新書《是在大聲什麼》

資料提供:遠足文化/讀書共和國授權刊載http://www.bookrep.com.tw/